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社会

15岁少年烧房,日记写满孤独:家里除了小狗,只剩频繁出没的老鼠

作者:张杨 来源:红星新闻 2020-04-10 09:21

  15岁四川巴中少年小何,近日放火烧掉了自家的房子。

  有人猜测是他生性顽劣,但邻居们却对他充满同情。

  孩子到底为何烧房?红星新闻记者事后现场探访,在孩子家中发现了他手写的部分“日记”,他在其中写道:“我呢,家庭确实很糟糕,这让我显得惶恐。儿时便被自卑拢(笼)罩,那是心底深深的记印,永远不会消散……”

  目前,就小何的烧房行为,当地警方还在调查中。而在事发之后,其父母已赶回巴中平昌再次协商他的管教问题和未来生活……

  孤单的小何

  少年烧房

  近日,网传一名巴中少年小何因父亲不让其打游戏,放火烧了自家房子,幸好消防及时赶到将火扑灭。一时间,不少网友认为这个少年生性顽劣。

  4月6日,红星新闻记者找到少年小何在巴中平昌县金宝新区的家,一处土墙房,小何不在家。邻居80岁的赵婆婆说,小何是自己隔房的孙子辈。

  据赵婆婆讲述,小何一人在家已将近半年,父母离婚后很少回家,孩子一直跟着婆婆生活。去年孩子婆婆被小何大伯接到成都生活,家里就剩小何一人,她和邻居常常给他提供一些菜。

  3月28日事发当天,赵婆婆回忆,小何来到自己家,“我当时给他说,自己煮饭吃,菜我这里有。”谁知道,小何对她说想烧房子,随后孩子回家不久房子就冒烟着火了。村民发现后,赶紧拨打了119,消防赶到后迅速将大火扑灭。还好只是两个房间的屋顶被烧穿,房内有一些物品被烧,未造成人员伤亡和严重损失。

  3月28日网传视频截图

  少年小何为何要烧掉自家房子?一位当地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小何父母离婚的事周围邻居都知道,父母没有管过他,一直和婆婆相依为命。网传小何是因为父亲不让他打游戏把房子烧了,他认为不是,因为父母一直不在他身边,“相当于一个孤儿,没有获得过父爱和母爱”。

  辛酸“日记”

  4月6日,赵婆婆带着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小何家中。转角的一间门并没有锁,赵婆婆推开门,进门就是厨房,锅灶上已落了一层灰。厨房背后有两间房屋,就是被烧掉的房间,里面还有被烧黑的木柴和电风扇。

  厨房旁边另外一道门打开后,是小何睡觉的房间,里面有床铺、冰箱、电饭煲等,但是杂乱不堪。电饭煲里还有没吃完的米饭,一张小桌子上有小半瓶白酒以及电磁炉和锅。除此之外,还有作文写作书籍和课外读物《爱的教育》和高尔基的《童年》。赵婆婆说:“(孩子的)婆婆走后,家里乱得不像样。”

  在书籍中,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了小何写的“日记”。日记里说:“我呢,家庭确实很糟糕,这让我显得惶恐,儿时便被自卑拢(笼)罩,那是心底深深的记印,永远不会消散……写了一篇《生孩子》……也许是孤身一人在乡间感到伤感,便一时对命运不服,便写下来讨伐命运吧,但并没有用处……”

  在另外一页纸上,小何还写道:“我常常觉得自己没有朋友,也许有那2个朋友,逗笑,刷存在的人常常在场上会被大家笑而称赞,但背后台下却时常被骂成狗头,也许这就是我……”

  在小何床边的垃圾桶内,红星新闻记者还发现小何写给婆婆的一段文字,讲述自己做过努力,却还是在这个家“待不下去了”。孩子写道:“这个所谓的‘家’,却压得我喘不过气……”

  

小何写给婆婆(奶奶)的文字

  伤感而悲观的文字,字里行间透露出小何的孤独和自卑。这个15岁少年的身上,到底经历了什么?

  吐露心声

  4月6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一家宾馆内找到了少年小何,他抱着狗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

  2005年,小何出生,父母除了他,还生了一个姐姐。因为家中困难,在他1岁时,父母就外出打工,很少回家。小何说:“我现在15岁,他们就有14年没有管过我,我一直和婆婆在一起生活。”

  
被烧的房间

  就在外出打工期间,小何父母感情出现问题,两人协议离婚,各带一个孩子。姐姐跟着父亲,他跟着母亲。对于父母感情破裂的原因,小何说,是因为父亲和另外一个女子有了感情纠葛,生了小孩。

  小何回忆,父母离婚时,自己在读小学三年级,随后跟着母亲在福建读书。因为母亲和另一男子生育了小孩,随母生活半年后,他感觉不是自己想要的家,就和福建打工的二伯一起回到巴中平昌老家,和婆婆一起在农村生活至今。

  小何说:“后来发现姐姐已经被寄养给别人,自己也曾被寄养给别人一段时间,后来被大伯要了回来。”

  之后,父母各自有了新的家庭,小何说:“他们都不管我”。小学时,因为自己很调皮,他说自己是“没心没肺”的,感觉不到什么是父爱和母爱,只知道别的孩子和父母在一起,自己心里不舒服。到了初中之后才知道自己没有父母关心。“初中开始,自己心里就很自卑,初中几乎没有朋友。”小何说。

  据了解,最近4年里,小何父亲每年都只回来一次。以往,还有婆婆在家,但现在婆婆也离开了老家。去年下半年,大伯把75岁的婆婆接到成都养老,随后又听说婆婆因病瘫痪。

  一个人的春节

  今年春节,无依无靠的小何,只得一个人在家过年。

  婆婆去成都时“还给了我200元生活费”。那时,他还一直在等婆婆回家过年。

  可是,到了除夕那天,小何说“家里就我一个人”。因为自己手机被摔坏,无法联系上家里其他人,他只有一个人在老家等他们回来,“结果都不回来”。

  当天,周围邻居家都在欢欢喜喜过年,小何拿出家里的方便面泡着吃了一袋。“当时心里莫名的孤独,想着这个家,就哭了。”

  除夕当晚,外面的鞭炮声庆祝着新年的到来,小何吃了方便面后,和小狗早早在床上躺着,自己抱着被子痛哭。

  
小何睡的房间

  从那之后,他意识到以后可能是一个人在家过了。因为胆小,每天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家里除了能感觉到自己和小狗的存在外,其余的生命就是频繁出没的老鼠。”

  小何介绍,家里有四箱方便面都吃完了,自己没有生活费,婆婆给的钱很快用光。

  “家里无人,只能和小狗为伴,说话的人都没有。”回家后无事,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他拿起笔写了一些文字,断断续续的,3月22日他写道:“……今日并没有阳光和我昨日期盼的人,不禁叹了一口气,亲情似乎在此时又多了一些暗淡……”小何说,孤独,自卑,一个人的生活曾让他想过自杀,因为“贪生怕死”放弃了。

  
小何的“日记”

  3月28日,孤独的小何给婆婆打了个电话问她“回不回来(老家)”,婆婆说不回来。他说:“父母各自成家,都不管自己,婆婆也不回家了,感觉这个家已经不成家了,才想到烧房”。

  事发之后,4月2日晚,小何妈妈赶到平昌县和小何住在一起。4月5日左右,其父也回到平昌县和小何见面。

  4月7日,就小何烧房一事,当地派出所民警表示,此事还在调查中。

  曾经相依为命,不愿和狗狗分开

  婆婆已不能再回老家,未来的生活,小何面临选择:到底和母亲生活,还是和父亲生活?

  对此,小何4月6日回复红星新闻记者,他要和婆婆一起生活,因为对婆婆有感情。因长期没和父母一起生活,自己害怕和他们任何一方生活,因生活习惯产生矛盾。

  4月7日,巴中平昌县金宝新区管委会和太平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以及派出所民警、律师等人,针对小何以后的管教问题与小何父母协商。

  现场律师介绍,小何父母协议离婚时,小何跟着母亲一起生活,但实际上是跟着婆婆生活。现在,小何已满15岁,以后到底谁来管教他,法律程序需小何自己做出选择,不是父母说了算。

  整个上午,小何的选择是和爸爸一起生活,理由是“因为考虑到婆婆”。听到她的选择,妈妈的眼睛当场就湿润了。

  但在后来,小何的选择发生了变化。因不愿和自己的小狗分开,小何和父亲一直僵持。父亲认为,不能让他和小狗在一起,害怕影响他的学习。大家也建议小何放弃小狗好好学习,但小何就是不同意。

  
小何家的外墙

  太平社区另外一女性工作人员道出实情,自从婆婆去成都后,只有小狗能够陪他,“从心理方面来说,他是很不愿意和狗分开的,狗是他心理上的寄托。”

  小何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小狗是2019年3月自己在网上买的,花了130元(大伯给的钱)。他回忆,收到小狗时只有手掌大小,当时用双手捧着,家里只有婆婆、他和小狗。

  回到母亲身边

  众人建议之下,小何依然坚持和狗狗一起。因为父亲反对这一点,在众人多次劝说下,小何最终选择和母亲生活,父亲则每月打生活费给母亲。双方协调之后,小何对父亲说了一句:“谢谢”。

  对于儿子的选择,小何父亲说,他还有三年就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无法和小狗分开,只有尊重儿子的选择。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何本性不坏,想让他回校好好学习,学好本事,以后挣钱养活自己。

  小何父亲说:“因为我另有家庭,也有小孩,自己学历不高,现在在福建打工,还要养活一家人,也很难。”

  面对小何现状,小何父亲也表示自责,称都是大人的错,让小孩承受痛苦。“不管他是恨我,还是认我,成年之后需要我的地方,我还是有责任”。

  小何母亲是贵州人,小学学历,多年在福建鞋厂打工,每月仅有3000元左右工资,她称“现在是单身”,以前作为一个母亲确实失职,是因自己“男友”和小何不和,儿子不能和自己生活在一起。这一次,她回来的目的就是想带走小何,以后母子俩可以在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少年小何“日记”(节选)——

  婆婆对不起

  我做过很多次努力,却还是在这个所谓的“家”里待下去。曾经我想过,无论怎样都要坚持把这两年读完,可我坚持不下去了,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不叫压力。但这个所谓的“家”,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我知道婆婆对我很好,胜过任何人,但你那些责骂的语言让我在手臂上划了无数刀口,让我才12、13岁就次次的去自杀,而之后被爸爸丢弃后,便整天想着,如何才能快一点离开这个世界。

  ——

  我呢,家庭确实很糟糕,这让我显的很惶恐,儿时便被自卑拢(笼罩)罩,那是心底深深的记印,永远不会消散……写了一篇《生孩子》(注:他的文章,讲述了一个乡间妇女生子遭遇的坎坷故事),不论流量与议论,写这篇文章是一时兴起,也许是孤身一人在乡间感到伤感,便一时对命运不服写下来讨伐我命运了,但并没有用处……

  ——

  深夜以至,孤独的我不知明日是否会在意我的人到来,三月的末端,四月将至,这个二零年也将过去一半。回首过往,仿佛新年就在昨日,屋中似乎常有异响作伴,使生性胆小的我多了一丝惶恐,不安的情绪伴随左右,唉,不知将说什么是好……

  ——

  3月21日夜

  今日并没有阳光和我昨日期盼的人,不经叹了一口气,亲情似乎在此时又多了一些暗淡,只剩下四百现金的我不知将如何过完这个夏天……屋外的梨杏、樱花虽绽得艳丽,却唤不起我那心中的快乐,然而花的凋零甚是有趣。